<menuitem id="fnh6x"></menuitem>
<small id="fnh6x"><listing id="fnh6x"><menu id="fnh6x"></menu></listing></small>
<code id="fnh6x"></code>
<mark id="fnh6x"></mark>

<bdo id="fnh6x"></bdo>
  • <mark id="fnh6x"><var id="fnh6x"></var></mark>
  • <mark id="fnh6x"><tt id="fnh6x"></tt></mark>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峽谷與拖拉機

    致阿赫瑪托娃

    苦難不需要辯護。

    苦難不需要辯護嗎?身邊的士兵

    讓冰封的槍刺重新吐露光芒

    冬天總是那么浩大 你的身影

    比苦難曲折——

    但靈魂是直立的 靈魂

    有火的光焰……大雪將牢獄

    鎖得更為昏暗 你

    會在哪一種時刻 錯過自己的

    丈夫 兒子 和骨頭一般

    嶙峋的兄弟?

    苦難,不需要詛咒。

    苦難不需要詛咒嗎?做一個

    雪的女兒 也就同時做了

    太陽的女兒 荊冠上開出花朵

    而這些囈語般的花朵

    讓風 變得猛烈

    苦難不需要救贖……

    是那些花 一遍遍

    捧起 自己紅色的影子

    是風在巖隙堆好最初的雪

    風 讓無盡的道路卷動

    是火在自己的回音里 醒來

    照亮夜色中戰栗的安慰

    是被荊棘刺傷的手

    揮動 時間廣袤的秩序

    是一滴水尋找古老的河道

    是水,又一次舉起洶涌的翅翼

    是山巒

    搬動自己的悲涼——

    是從夢境里再度升起的山

    閃耀夢一樣曲折的光芒……

    麻 雀

    說慣了方言 你讓它進城

    它先在城墻外的路口 一遍遍

    練習問候的合適語氣——

    它喊另一些麻雀糾正它生硬的發音

    別把稻草的吱嘎聲說成黃泥之夜

    讓雨 花一般浮起 但必須

    用它獨有的顫響證實自己的傷痛

    而虹的尾音有些泛紫

    與洋芋及玉米穗的某種時刻

    相近——別把山巖的影子

    說成 大河彎曲的往昔

    它壓低了表示喜悅的高音

    在尖喙上 試裝風的各種警示

    它想把街市中那些泥塵

    說成 可以移除毛羽的奇跡

    它說得有些倦了 太陽

    浮升 它猛地多出了

    四種淡藍的影子

    峽谷與拖拉機

    廢棄的拖拉機 靠近

    父親指認過多次的峽谷

    它開始銹蝕 像天上那輪太陽

    它咽下轟隆隆的聲音

    將身影 夯進水田與野風深處

    它奔跑時留下的路線

    屬于火一般消退的年代 屬于

    雜草與孩童彤紅的張望

    它用四顆螺絲 鉚緊

    急劇下滑的黃昏

    它復制過屬于誰的酸楚?

    有人將一只羊

    拴在打盹的拖拉機上

    羊用舌頭 舔舔拖拉機前額

    它試出了鐵與油漆斑駁的溫度

    而一塊鐵將重新發出響聲

    紅色拖拉機 將又一次

    壓低風雨構筑的峽谷……

    晃動的大地

    晃動:光芒拍醒的巨石在晃

    動。(剩余1375字)

    網站僅支持在線閱讀(不支持PDF下載),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選擇【打印】保存。

    暢銷排行榜
    monit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