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fnh6x"></menuitem>
<small id="fnh6x"><listing id="fnh6x"><menu id="fnh6x"></menu></listing></small>
<code id="fnh6x"></code>
<mark id="fnh6x"></mark>

<bdo id="fnh6x"></bdo>
  • <mark id="fnh6x"><var id="fnh6x"></var></mark>
  • <mark id="fnh6x"><tt id="fnh6x"></tt></mark>
    • 打印
    • 收藏
    • 加入書簽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2022“兩會”透露哪些經濟信號?

    3月11日,全國“兩會”落下帷幕。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出席總理記者會時,用“登山”來比喻2022年的中國經濟增長任務:“十年前,我們經濟總量還是50多萬億,增長10%,增量有六七萬億就可以了,而今年要有9萬億名義GDP的增量。這就好像登山,如果你要登1000米的山,想爬10%,那100米就可以;如果你要登3000米的山,想上5%,那就是150米。而且條件也變了,越往上氣壓越低、氧氣越少,看似速度放緩了,實際上分量更重?!?/p>

    此前3月5日發布的政府工作報告,為2022年中國經濟社會發展錨定“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并明確目標與指標:

    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5.5%左右。社會民生方面,城鎮新增就業1100萬人以上,城鎮調查失業率全年控制在5.5%以內;居民消費價格漲幅3%左右;糧食產量保持在1.3萬億斤以上;使用1000億元失業保險基金支持穩崗和培訓;居民醫保和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人均財政補助標準分別再提高30元和5元……

    財政政策方面,赤字率擬按2.8%左右安排;擬安排地方政府專項債券3.65萬億元;中央對地方轉移支付增加約1.5萬億元,規模近9.8萬億元,增長18%,為多年來最大增幅;預計全年退稅減稅約2.5萬億元,其中留抵退稅約1.5萬億元……

    實際上,新冠肺炎疫情尚未散去,“動態清零”政策下,中國與海外人員往來的大門還未徹底敞開。

    北京冬奧會剛剛落下帷幕,地緣沖突正改變著世界格局,東西方之間的經濟、商貿關系乃至價值體系進入重構階段。再疊加,主要發達國家在過去兩年來實行的超寬松貨幣政策步入收緊周期,全球通貨膨脹與債務風險是否可控仍未可知,今年中國發展面臨的風險挑戰明顯增多。

    中泰證券此前統計,約八成省級行政單位下調了2022年經濟增長目標。李克強總理也在全國“兩會”上指出,5.5%經濟增速預期目標的設定,主要考慮穩就業、保民生、防風險的需要,并同近兩年平均經濟增速以及“十四五”規劃目標要求相銜接。這是高基數上的中高速增長,體現了主動作為,需要付出艱苦努力才能實現。

    在總理記者會上,李克強再次表示,實現5.5%左右的增長,這是在高水平上的穩,實質上就是進,是不容易的,必須有相應的宏觀政策支撐。比如財政政策,這兩年可用未用、結存的中央特定金融機構和專營機構的利潤,再加上財政預算穩定調節基金,新增支出規模不小于2萬億元,而且增加的規模主要用來減稅降費,特別是退稅,這相當于給登高山的人輸氧。

    當然,還有配套的金融、就業等多項舉措。而今年采取的舉措不僅應對短期,也是立足當前、著眼長遠的,決不預支未來,是可持續的。

    增長5.5%須激發市場活力,“一刀切”政策不可取

    政府工作報告提出,2022年GDP增長目標為5.5%。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1月底發布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預計,2022年中國經濟將增長4.8%,全球經濟增長4.4%;同時,世界銀行1月發布的《全球經濟展望》預計,2022年中國經濟增長5.1%,全球增長4.1%。在3月11日的總理記者會上,美聯社記者在提問中指出,不少經濟學家認為5.5%的增速目標是頗具雄心的。

    對此,萬博新經濟研究院院長滕泰、中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王軍等專家向《財經》記者表示,5.5%是一個比較符合預期的目標,具有導向性意義,能夠穩定預期、提振信心,但實現起來需要各項宏觀經濟政策共同發力并做好協調配合。

    野村中國首席經濟學家陸挺則向《財經》記者表示,5.5%左右的經濟增長目標,難度并不小,因為政府并未出臺大規模的經濟刺激政策,財政政策刺激力度仍然較為溫和。此外,報告再次提到了“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意味著今年房地產領域也不會有大規模的放松性政策。

    中國銀行研究院資深經濟學家周景彤向《財經》記者指出,中國經濟面臨需求收縮、供給沖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俄烏沖突爆發使經濟面臨更大的不確定性。今年,宏觀政策將進一步加大跨周期調節,繼續把穩定經濟大盤作為重中之重。要關注中小企業經營狀況變化,加大政策支持以保市場主體進而保就業和保民生。要研判和積極應對俄烏沖突,從原材料端和生產端,應對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可能的重大沖擊。

    北京大學經濟政策研究所副所長顏色判斷,2022年一季度經濟增速或在4.5%至5%之間,宏觀調控政策可能在二三季度加大發力。

    中國政策科學研究會經濟政策委員會副主任徐洪才認為,一季度經濟增速低于4%將是大概率事件,二季度之后會反彈,全年經濟呈現“前低后高”走勢。這還有待各項政策加快落地,特別是“兩會”后,大家能否擼起袖子加油干。美國經濟去年增長5.6%,創下歷史新高。中國經濟增速長期領先美國,2022年可能出現反向變化,穩增長成為重中之重。

    經濟學家們對2022年的擔心主要集中在消費、固定資產投資(包括房地產投資、制造業投資)等領域。

    中國改革基金會國民經濟研究所副所長王小魯指出,2021年最亮眼的增長指標是出口。但到2021年末,工業增加值已從全年的9.6%下降到12月的4.3%,服務業生產指數降到3.0%,固定資產投資降到1.6%(據累計增長數值推算),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降到1.7%。價格平減后,固定資產投資應該是大幅度負增長,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接近零增長。

    王小魯分析,影響經濟下行的短期因素主要是市場信心不足的現象比較突出。顏色也認為,去年以來,產業政策密集出臺,同向共振,對經濟造成較大沖擊。

    對此,李克強指出,政府工作存在不足,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仍然突出,脫離實際、違背群眾意愿現象屢有發生,有的在政策執行中采取 “一刀切”、運動式做法。少數干部不擔當、不作為、亂作為,有的漠視嚴重侵害群眾權益問題、工作嚴重失職失責。

    網站僅支持在線閱讀(不支持PDF下載),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選擇【打印】保存。
    暢銷排行榜
    目錄
    "; var oldstr = document.body.innerHTML; $(".print-close").hide(); $(".Print").hide(); var printData = document.getElementById("print-div").innerHTML; document.body.innerHTML = headstr + printData + footstr; window.print(); document.body.innerHTML = oldstr; $(".m-sc").click(function () { if (islogin == "0") { document.location.href = "/userrelative/login.aspx?backurl=" + document.location.href; } AddFavoriteData(titleid); }); $(".surplus").click(function () { LoadMoreContent(titleid); }); $(".login-Print").click(function () { $(".fade,#print-div").fadeIn("fast"); $("#printContent").html($(".textWrap").html()); $("html").addClass("hidden"); }); $(".print-close").click(function () { $(".fade,#print-div").fadeOut("fast"); $("html").removeClass("hidden"); }); return false; }
    monitor